第十章这个世界(1/2)

加入书签

  静安进屋之后,薏苡也离开了房间,回到了红鸢楼,准备在第二日再到静安的身边正式成为他的影侍。

  月明星稀,静安站在窗前凝望挂在高空的明月。泠风悠悠转醒偏头的瞬间就瞧见了静安。掀开被子默默地坐在了床榻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仰望夜空的美人儿,感叹这人世间哪来那么美的男子……然后就听见美人突兀地来了一句“都一更了。“脸转过来,眼睛里闪着凝练的光。泠风看得快痴了。一紫一灰的异瞳中掠过一抹又一抹的红芒。

  静安察觉到他醒来,便报了一下时间,心中也微微地兴奋起来。“会轻功吗?”他嘴角上扬,伸出了白色的衣袖抖了抖,右手则拿起了桌上的晕黄灯笼。泠风笑得灿烂,点头跟筛糠似的,伸出小手拖住他的袖子“泠风会的,爹爹……”静安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后抿了抿唇角,带着细细的笑意“呵,好。”语毕,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窗口。泠风看着自己没有抓紧他的手,有一种想剁掉它的感受。望向窗外,已经看不见那一身白衣,泠风急急化为一阵青烟向外追去。

  一袭白衣飘飘渺渺,足尖轻点檐头,复而又落下。手头一盏明明灭灭的小灯笼。发尾盘着极其繁复的髻子,上面没有一丝缀饰。俊逸非常的脸上清冷无情。静安以极快却又优雅的姿态在屋檐上移动。若是近看,就会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碰到檐头,而是完全浮空的!每停下一步,脚下的空间就会如水潭一样波动一下!

  相传今夜本该出现在万宝阁偷盗千年黎狐内丹的醒掖盗团竟然摔死在离万宝阁不远的楚释拍卖场后门!满脸惊恐睚眦欲裂的神情十分狰狞。这在江湖上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都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仇杀。京城在这段时间里治安也好了不少,想来也是因为这一次的事太令人匪夷所思,才让许多蠢蠢欲动的人收敛了不少。不过这真正的原因嘛……就不需我多言了吧?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爹!”泠风化为的青烟好不容易追上了自家“爹爹”,扒拉在他耳边的鬓发上不爽地嚷嚷着。静安置若罔闻,继续踩着虚无的脚

章节目录